畏·

隐晦

红霞褪去最后一丝色彩,任黑暗席卷天幕,云层交叠,唯有冷月高悬,固执且散漫的将银白光晕撒遍大地。


踩下刹车,引擎声响彻林间小路的寂静天地,轮胎擦着路边儿停下,往下一望,不知名的河横跨在森林中间,在往前点就可以掉下去考虑百年之后效仿精卫,只不过她填海,自己得改成填河。手上用力调转车头往中间挪了挪。随后停稳车子,利落的翻身而下。


冷风迎面吹来激的人打了个寒颤,伸手从兜里掏出红盒和打火机,抖出根白色香烟垂首叼着点了,腰身往后靠,倚在机车上又昂首去看天空。


四周没有人声,只有风吹过青松由远至近传来的巨大轰响,和河水流过的清响轮番造访耳膜,而白色烟雾纠纠缠缠的缭绕在眼前,一切都太冷了。冷的让人想起史艳文。


微皱了眉心取下尽职尽责燃烧自己的香烟丢在地上用脚尖辗灭,烟灰掉在脸上带来的灼痛使人焦躁,混杂心中腾起的想法变本加厉的催促自己往牛角尖里走一遭。


“史艳文——。”喉头滚动吐出三字,一字一顿犹有吞杀的凌厉却又在末尾挑起尾音显得温柔。


“哈。”微眯着眸子冷嘲,想着自己要么会疯,要么就是早堕无间。然而清脆的铃声搅碎脑中思想,摸起手机看了眼,方才从唇舌滚过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,指尖一顿,终是按下接听。


[仗义?]声音温和,尚带疑问还有试探,不可避免的小心翼翼。却盖过冷寂的松涛声悦耳非常。


“讲——你伟大的儿子,修罗帝国的主宰还活着内。。”


[回家了么?我在等你。]


“……”闻言浑身一僵又按耐不住勾起的嘴角,此刻甚至想放声大笑。按掉电话转身伏在机车上抑制不住的抖动双肩,于是阴郁的笑声便从唇齿坠落。稍微撑起身子,抬手五指张开挡住面容,顺势揩去眼角生理性的泪珠。


可是……地狱无你,何等无趣啊。史艳文


林涛:早啊[打着哈欠推开法医科的门]诶,老秦呢[四处瞄了一眼]嚯,真难得,我们秦大法医迟到了?[嘴里调笑着,眉头却微微皱起]

梁音:老秦是不是昨晚根本就没回去在解剖室呢?【用指尖挑起一条鸭肠送进嘴里】

林涛:他又熬夜,真是的[把手里的苹果抛起再接住]得嘞。我去找他[转身关门……在门口一顿]诶,不对……你哪位啊……

梁音:我……我来打个水。【端着水杯×】

林涛:伸手笑看]哦,这样啊,你好,我是龙番市刑警支队队长,林涛。

梁音:【象征性的握了一下,收回手】我叫梁音。……【内心os:还是不喜欢跟活人接触啊。……】

林涛:[耸耸肩]【果然天才都是类似的】那我去找老秦他估计又没休息……[瞄了眼办公桌想了想还是罢了]你随意啊[带上门离开]哦,对了[又开门侧了半个身子回来]纸杯在饮水机旁边的抽屉里就有,等会儿见啦]

梁音:【耸耸肩】待会儿……见……?【意思接了半杯水】
【标题】法医秦明群宣
【前言】这是个正经的群宣。
【正文】群主主要吃林秦,咳,作为一个林涛,我也吃林秦,群里很多皮都空着,有兴趣的可以来玩玩。
【门牌号】588457170
【配图[二维码]】

江面上的雪很大,冰也很厚了。
衣服似乎是不大顶用的,寒气从四肢百骸缓缓地渗入骨子里。过了那么多年,终究还是不如当年了,以前在这里站上半个时辰,眉头都不会皱一皱。
吴老狗已经走了一刻钟了,自己就看着他跌跌撞撞地来,又跌跌撞撞地走。九门的人……救不得了,杀都杀了,只要能守住那个秘密,哪怕被人利用,活得像个可笑又可怜的刽子手,也在所不惜。
张家这个姓真不好,一生都是血光杀戮,颠沛流离,操心劳力,可人生下来就是得承担点什么,才能彼此扛着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我是有理由的,可是这件事我必须去做。这个念头在脑袋里冥冥地转了一圈,带了点绝望的凄凉意味,右手下意识地扣住了腰上的枪。漆黑而冰冷的枪口一寸寸上移,从腰侧移到胸口,最终对准了眉心。保险栓拉开的时候,陡然一阵风雪,手中的伞落在了土地上。
微微打了个哆嗦,一口凉气吸进去,人就猛的清醒过来了,枪被插回了腰上,有点慢吞吞地从地上捡起了伞。现在还不是时候,心里默念了一句,等有一天,所有的事情都了结了,才好下去。到时候带着一身血罪下去,任是千刀万剐,十八层地狱,应是该得。
应是该得,心里又默念了一遍,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权当镇定,点了,冒出零星鲜红的火光。烟草的味道并不很重,呼吸间依旧是凛冽的寒气,然后看着烟燃尽了,一点零星的火光跌进雪地里,被一片茫茫的白色所覆盖。把正了伞,走进一片风雪中,头也不回。
这里张启山,想捞点人回去和我下斗。对所有cp保持中立态度但是本人不接受调戏,已有家室。群里一群单身的看着着实心烦,特来打个广告,起码让我把九门会议的人凑齐呗?盗墓笔记可兼容。
群号343930925
群号343930925
群号343930925
平时可水可重皮,开戏走后台。cp百无禁忌但求不撕逼。按月清人,入群200+微审。